欢迎光临~飞宇诺照明官网 | FEIYUNUO ELECTRONICS CO.,LTD
语言选择: 中文版 ∷  英文版 | 返回旧版

行业新闻

刘强东力挺,中国“灯王”惨中资本陷阱,250亿雷士照明前途未卜

来源:每天学点经济学

抛弃“铁饭碗”、“准副处长”辞职下海,7年时间,将小作坊雷士照明做成了中国照明行业第一名,他就是传奇商业枭雄吴长江。他一手创办的雷士照明巅峰市值高达250亿、品牌价值最高点更是达到了326亿,遗憾的是,一手好牌,因为他的致命弱点,悉数打烂,如今,雷士仅剩7.99亿总市值,吴长江更因涉挪用公款,身陷囹圄待判至今,何时出狱尚是未知数,雷士前途未卜,昔日照明帝国眼看就要落幕……

01,枭雄崛起

1965年,吴长江出生于重庆铜梁的一个穷乡村,记事那天起,父母就告诉他读书才有出路,脑子活络的吴长江倒也争气,凭自己努力,一直保持着出色的学习成绩。在发挥失常的情况下还考上了西北工业大学。

1984年,吴长江进入西北工业大学就读,学的是飞机制造专业,1988年毕业后,被分配到陕西汉中航空公司工作,这是那个年代很多人梦想的铁饭碗,头两年,吴长江也觉得这份工作幸福指数很高,没有什么业绩压力还能有稳定的薪水,可时间一长,体制内的种种限制终究让吴长江无法展翅。


1992年,在被提拔当副处长的前夕,吴长江不顾领导的反对毅然决定从陕西汉中航空公司辞职,当时的他就是想出来闯一闯,那时候南方工作机会多,于是他南下深圳,并在关外一家电子厂找到了工作。

由于学历高,领导给他安排了储备干部的职位,这工作很清闲,当时经常有一些社会闲杂人等到厂区闹事,老板看吴长江身体敦实,就安排他临时去当一阵子保安,不过4个月之后,他还是离开了这家电子厂。去了一家做照明灯具行业的电子厂,干了10个月,存下了1万5千块,这是他人生第一次接触照明行业。

1994年,吴长江决定自己干事业,想来想去,仿佛也就对照明行业有些了解,于是,他找来5个朋友,每人投了1万多,自己则拿出了全部家底,凑够了10万块的注册资本(实缴)。成立了惠州明辉电气公司。

公司成立的第一个月,他们接到了香港一客户的订单,要求生产2万只变压器,并且2周内交付,吴长江觉得这是关乎公司生存的大单,于是几个股东加上员工十来号人,愣是熬了几个通宵,终于如期完成了交付。这一单,吴长江赚了20多万,第一年,每人平均分了3.8万。后来,明辉电气做出了名气,被另一个香港老板看中,吴长江思前想后,觉得,如果把这家公司卖了,能获得一笔不菲的钱,利用这笔钱自己再出去创业兴许比守着这一亩三分地更有前景,于是他做出了人生第一次重大抉择,卖了明辉,收获再创业第一桶金。

1998年,吴长江从重庆老家喊来了高中最要好的2个同学,杜刚和胡永红,这2人跟吴长江一样,已经在照明行业深耕多年,经验人脉都不缺,于是三人一拍即合凑足了100万,成立惠州雷士照明有限公司,这也是吴长江商业传奇的开始。


雷士照明率先在照明行业创立产口召回制度,赢得了市场信誉与消费者口碑,又敢为人先在业内第一个推行专卖店模式,果然,来自全国的经销商都开始主动找雷士照明要求加盟。而吴长江对这些经销商,更是比兄弟还好,奖金股票全往高了给,这些经销商果然卖力铺货卖货,雷士照明一路高歌猛进。2005年,已成为中国照明行业的第一名

2010年在港交所上市,同年6月18日,以18亿元人民币的品牌价值入围“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”,再次拿下照明行业第一,市值最高点突破250亿。

吴长江也走上了人生巅峰,成了名副其实的“照明大王”。可就在雷士照明如大江奔涌般飞速成长的这些年,吴长江跟2个同学的嫌隙也越来越大,加上吴长江太过意气用事,性情中人,把同学情看得比商业利益更重,居然设置了三人各持33.3%股份的模式以示公平无私,哪知,人心不足蛇吞象,他的2位同学的胃口越来越大,已经联合起来要把他赶出公司了,吴长江可谓“挖坑”给自己跳的典型代表。

于是就快进到了著名的“三英战吕布”环节,正是吴长江跟这些股东们的三番大战,才使雷士照明深陷泥潭,吴长江表面风光背后,一场真正的风暴就要来临了。

02,帝国崩塌

吴长江讲义气,江湖味重,换言之就是缺乏足够的理性,太过感情用事,这一致命的性格缺陷,在他执掌一家大型企业时,它的危害,也就成倍放大了,言归正传,我们结合具体的“三次大战”来看。

一番战:吴长江VS杜刚/胡永红

吴长江当时觉得都是老同学,自己分红的比例比他俩还高,心里过意不去,于是自降股份,让三个同学股份均摊,各持33.3%,这样的荒唐事,在中国商业史可能都是同一次,亲兄弟都要明算账呢,更何况只是同学。

开始几年,大家都一心钻业务,拉单子,忙得不亦乐乎,后来,雷士照明走上正轨并越做越强,成了行业的领头羊,这时候,吴长江的两同学心态已经变了,他们的欲望跟野心随着雷士照明的壮大一起膨胀。终于,“逼宫”事件爆发。


2005年11月一天,吴长江刚从国外出差回来,就被两同学杜刚和胡永红紧急叫去公司开董事会,一进门,两同学像是早就谋划好的一样,细数这几年吴长江的功过得失,极其数落挖苦之能事,吴长江当时气不打一处出,最后脱口而出“你们觉得我不行,不认同我是吧?那好,你们来,我退出!”

不想,就这样一句气话,被两同学大作文章,在随后召开的股东会,杜刚和胡永红又拿这话说事,而吴长江呢,性格使然,一就是一,二就是二,说出去的话,也不好收回,当时在场三人的股东会上,他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,拿走属于自己的8000万,彻底退出了一手创办的雷士照明。


吴长江被驱赶后,迅速在全国的经销商和供应商圈子里掀起轩然大波,在他们眼里,雷士照明就是吴长江,吴长江就代表了雷士照明,所以,得知吴长江被挤走,供应商代表从全国各地赶来惠州雷士照明的总部。

在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的第三天,经销商给吴长江打电话,让他立刻回惠州,吴长江隐约觉得局势或有转机,果然,一回来,就被接到雷士总部,被供应商和经销商代表护送到会议室,原来这里已经坐满了200名经销商,他们打着开雷士战略研讨会的名义,将吴长江“召回”,然后,当着杜刚和胡永红的面。连开了6小时会议。最后全体经销商举手表决同意让吴长江留下。


杜刚和胡永红见大势已去,遂当场表示各自退出董事会,此一番战,到此,吴长江貌似失而复得,重夺雷士照明控制权,取得了胜利,但同时点燃了雷士接下来的连串危机,杜刚和胡永红离开,按照股份换算,吴长江需要支付1.6亿元给他们,而当时雷士的资产只有1亿多。而如果没有按期支付,吴持有的股份,将首选被拍卖,这不又得于竹篮打水一场空,这一下子,给吴长江逼到了悬崖边,急坏了的他迫不得已开始满世界找钱。

岂料刚送走恶虎,又迎来馋狼!

二番战:吴长江 VS 阎焱

2006年6月,软银赛富的冷血投资家阎焱出现在吴长江面前,阎焱依据尽调,给出了雷士照明4.4亿元的估值,对这一结果,吴长江颇为满意,7月,软银赛富的正式投资协议拟好后,吴长江却傻了眼,软银赛富仅投资2200万美元,但却要求35.71%的股份,阎焱不紧不慢地解释到,“我们给你的4.4亿元估值,是我们投资后的估值”。明知被摆一道,但极度缺钱的吴长江只得选择接受,别无所选。


其实这样的“耍流氓”事件,在资本市场并不鲜见,这2天的罗永浩被股东背刺事件中,中兴证券的全资投资公司,扮演的角色,就跟此例中软银赛富如出一辙。

此轮融资后,吴长江持有的雷士照明股份被稀释到41.79%,在股权结构上,已失去对雷士照明的控制权,不过,过于理想主义的吴长江还是低估了资本江湖的凶险,他以为,软银赛富投资雷士的目的只想赚钱,而自己就是确保雷士照明盈利的最佳经营人选。

时间来到了2008年8月,为了增强雷士照明在节能灯领域的技术竞争力,吴长江一边计划收购供应链照明技术公司一边引入高盛资本,来达到制衡软银赛富的目的,但这一招,无异于饮鸩止渴,此轮融资过后,吴长江股权进一步稀释,只有29.33%,软银赛富成了第一大股东。

2010年5月,雷士照明在香港上市,雷士照明的股票在半年禁售期后,涨了1倍有余,不过软银赛富并没有逢高卖出,通过此事,已经能看出,软银赛富的狼子野心,压根不是为了套现走人,而是要夺雷士照明的控制权。

2011年7月,在阎焱的主导下,雷士照明又引进施耐德电气当作战投。而吴长江的股权再一次稀释,并且在关键的董事会席位上,吴长江与投资人的比例是2:4,吴长江的出局,只是时间早晚。

2012年5月25日,吴长江突然宣布辞去雷士照明一切职务,由软银赛富的阎焱接替他出任董事长,施耐德的张开鹏出任CEO。上任后的阎焱表示,吴长江因身体原因离职,双方并无矛盾,大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阎焱的逼宫事件,甚至引发了刘强东的关注,阎焱曾仗着自己背靠软银,张口就对媒体说刘强东为融资求过他三次他都没答应,而这样的言论引发刘强东的强烈不满,他在社交平台上力挺吴长江,并指责阎焱信口雌黄,并呼吁创业者警惕阎焱这样的“小人”。


2012年6月29日股东大会上,吴长江提议他弟弟吴长勇提任董事的计划,被无情忽视,忍无可忍的吴长江终于在媒体上开始炮轰阎焱,声称自己是被逼离职的,历史惊人的相似,到此,吴长江已经第二次被股东从自己创办的公司赶走。

不甘心的吴长江,故伎重施,再次鼓动经销商和员工罢工,并且,继续寻找盟友,为重返雷士照明铺路,一步错,步步错,吴长江每一次的危局化解,都是以带来更大的危机为前提。

终于,经过朋友介绍,他找到了德豪润达的王冬雷,这为其三番战埋下伏笔。

三番战:吴长江 VS 王冬雷

吴长江看上的是德豪润达在LED产业的大力布局,王冬雷看上的是雷士照明的品牌与销售渠道,因此,两人一拍即合,当时他们桌下协议约定,只要王冬雷能帮吴长江重返雷士照明董事会,并让他做CEO,吴长江就做德豪润达的二股东,互不干涉经营。

2012年12月,德豪润达以16.54亿港元,从吴长江手上和二级市场共买下雷士照明20.24%的股份,成为雷士第一大股东,德豪润达向吴长江定向增发,使其成为德豪润达的第二大股东。

王冬雷获得雷士的话语权后,经过一番工作,在2013年1月,成功让吴长江以CEO名义重回雷士照明。同年3月,软银赛富阎焱退出董事会,同年6月,吴长江被任命为执行董事,重返雷士照明董事会,但你以为吴长江是最后赢家?或者吴冬雷是大慈善家?


2014年,为缓解个人债务危机(吴长江豪赌欠下4.6亿),吴长江不得已再次转让股权套现,但因为已跟吴冬雷签了“卖身契”,他的股权,德豪润达享有优先受让权,此次转让后,吴长江最终掌控的股权已不足1.7%,而王冬雷的德豪润达已持有雷士照明27.03%的股份,终于,王冬雷露出了真面目,开始将吴长江扫地出门。

2014年8月8日,雷士照明董事会罢免了吴长江CEO 职位,由王冬雷接替,这是吴长江第三次被驱赶,然而这一次,他的悲情戏再也打动不了那些曾经效忠他的经销商和员工了,他们纷纷倒戈,站在了王冬雷一边。吴长江彻底出局。

而让经销商和员工们纷纷倒戈的真相,并不是王冬雷的只手通天,而是王冬雷将吴长江“不能说的秘密”曝光,一如前文的分析,吴长江太过感性,又重情义,总觉得对别人好,别人会同等回报,因此对王冬雷,他并没戒备之心,在一次同王冬雷的私人密会中,吴长江透露了自己当下的窘境:“已经欠下4亿赌债,每个月利息1000万元,天天被债主追着跑。”

2014年10月22日,在王冬雷主动举报后不久,吴长江被惠州警方以涉嫌“挪用资金罪”立案调查,2个月后,吴长江被刑事拘留至今,仍未落判。至此,一代商业枭雄跌落神坛。

经过三番大战,无气大伤的雷士照明再难恢得昔日荣光,手腕心计远在吴长江之上的王冬雷,也没能带雷士照明走出颓势,股价持续走跌,销量暴降,而他的“亲儿子”德豪润达的业绩更加糟糕,2017和2018年分别亏损9.7亿和5.8亿,如若不是有政府补助款和变卖资金输血,*ST德豪早就濒临退市了。


王顿

王冬雷见势不妙,于2019年2月24日辞去了他控制的雷士照明CEO 一职。当然,老谋深算的他,仍是雷士背后的实控人,早在2016年,王冬雷就安排亲儿子王顿成为雷士执行董事,那年王顿刚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毕业2年,才24岁。2019年4月23日,王顿膺选连任董事,王顿的叔叔王晟为雷士集团物流副总裁,王顿另一位叔叔王冬明也是执行董事,加上王冬雷自己,4位执行董事中3位都是自家人。

2019年8月11日,王冬明主张将雷士照明中国照明业务70%的股权,作价56亿,卖给了国际投资机构KKR。至此,一代民族品牌也成外资了。

创始人吴长江身陷囹圄至今,雷士照明56亿贱卖改姓,这是雷士的不幸?还是吴长江的宿命?

03,后记:“心魔”不除,永无宁日!

吴长江最新一次的露脸(声)是在4月12日,他向律师表示尚未收到法院继续延长其羁押期限的通知,至此,吴长江被羁押时间,已超过6年。而导致这一悲剧的根源,不是那些股东和同学,是吴长江的“心魔”。

草莽出身,又排斥专业化的管理,不经董事会同意随意招人开人,还存在重大性格缺陷,做人可以性情,做企业家,万不可任性,最要命的是他还嗜赌成性,如果不是因为欠下巨额财债事发,也不会发生涉挪用公款还债的指控,也不会身陷高墙。

吴长江是好的创业者,但却不是好的守业者,雷士照明曾经的辉煌,离不开他个人的努力,但更离不开时代赋予的机遇,雷士如今变了模样,同样也拜吴长江的性情所赐,吴长江与资本几番对垒的惨败,还反映出他已丧失了主动学习并拥抱变化的能力。

悲剧,一开始就注定!

原创不易,你的支持是对我们的万分鼓励。如果你喜欢我们的原创文章,记得阅读完以后点赞转发哦。坚持是一种态度,加油,奥利给!led生产厂家

参考资料:


信源综合看看新闻、上海商报、中国照明网报道、创业派、大江湖解局等多家报道,图片源于网络

转载于:新浪财经官方账号。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
没有上一个 下一个:照明空间射灯的应用场景

联系我们

联系人:Gavin FEI

手机:+86-13189260019

电话:+86-760-87954414

邮箱:inf@feiyunuo.cn

地址: 广东 中山 古镇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
二维码